规模报酬递增化解二阶社会困境

  • 博士生组 票数:739
  • 姓       名:陈姝
  • 导       师:叶航
  • 成果类别:论文著作类
  • 院系(学园):经济学院
团队介绍

        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(ICSS)关注行为经济学、实验经济学、演化经济学、神经经济学等新兴经济学,通过实验手段进行经济学实证研究。近两年内,研究中心共发表SSCI期刊、SCI期刊及国内权威期刊文章20余篇,出版多部著作及译作,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资助。

团队照片

科研心得

        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(ICSS)的成员们都熟知这样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:中心主任叶航教授在年轻时与一位女孩相恋,而在两人还未结婚时,女孩却被查出患了癌症。别人纷纷劝他及早脱身,叶老师却更坚定了决心,迅速与女孩结婚,一时轰动杭州。婚后,考虑到妻子的身体,叶老师没有生育孩子。两人相恋40年,相守27年,直至师母于2009年过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于2011年进入ICSS从事科研工作,未能有幸一睹师母芳容。叶老师说,师母是他生活和学术追求最重要的动力。作为一名经济学者,他不认可经济学理论所推崇的“理性经济人”,不相信人性只有自私,因为他在师母身上看到了世界上最纯真、最感人的忘我和牺牲精神。而我,亦从叶老师身上看到了对正义、责任与理想的坚守和奉献。对人性之善的探究一直是叶老师以及我们ICSS最重要的研究方向,ICSS的每一位成员,也正是怀着良善之心相聚于此,在这个充斥着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世界中安贫乐道,情意融融。我们的研究往往采用经济学实验方法,需要多位实验人员同时操作,凭一己之力难以完成。每当师兄弟姐妹需要做实验时,ICSS的成员几乎全部出动,轮流担任实验人员,不计较谁帮了谁多少,谁欠了谁人情。每当某位同门在研究过程中遇到各种困难时,大家积极建言献策,提供技术上的帮助,也不计较能不能在最终的成果中署名。也许在他人看来,这样的行为非假即傻,非傻即痴,但我们就是这样真实的“痴傻之人”,不仅在ICSS中如此,对外人也是满怀善意,能帮且帮。只要别的师门有同学想要运用实验方法进行研究,我们都热情地邀请他来ICSS做报告,为他出谋划策甚至张罗实验。而我于2016年担任G20杭州峰会会场志愿者,前期培训和后期上岗占用了不少时间,常常无法为师兄弟姐妹提供及时的帮助,大家也都充分理解与支持,并引以为ICSS的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ICSS走的是一条孤独而艰辛的学术之路。从2003年成立开始,ICSS就常常受到争议。彼时,经济学实验方法虽在西方已成蓬勃之势,而在国内仍尚未起步,ICSS率先进入该领域并做了许多介绍工作,但国内学界却多不认可该方法。直至实验方法在西方争取到了主流认可,国内才兴起实验研究的热潮。在这一过程中,ICSS成员的实验研究常常受到质疑,且很难被国内的学术期刊所接受,但我们却报以更辛勤的努力和更坚定的信念。没有实验经费,我们自掏腰包也要做;没有实验场地,我们租借机房也要做。我还记得那些做实验做到八点才吃上晚饭的日子,大家捧着简陋的盒饭,自嘲是最清贫的师门;我还记得从不抽烟的师兄在我们面前点了第一支烟,倾诉投稿失利毕业无期的苦闷。当实验经济学被认可之后,我们却又将目光投向了更新的神经经济学,这又是一张需要我们去温热的冷板凳。神经经济学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交叉领域,它对仪器设备和神经科学专业知识有着很高的要求。没有经费买仪器,我们就厚着脸皮找厂家“试用”,在试用期争分夺秒地做实验;没有人教授相关知识,我们就抓住一切学习的机会,听讲座,查资料,看文献,向仪器厂家学,向审稿人学。我还记得在我们第一篇神经实验文章被录用的前几个月,叶老师、两位师兄和我每天在西溪校区的会议室中讨论到十一点,然后我和师兄们拖着疲惫又沉重的脚步走回玉泉。我们也曾怀疑自己的付出究竟能不能有所收获,也曾担心这一次是不是误入歧途,但努力和期许最终没有被辜负,在接下来的两年多里我发表了10SSCISCI论文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溯我的科研经历,正是ICSS从蛰伏走向崭露头角的过程。比之往者,我是幸运的,因为ICSS为我提供了更好的平台;比之来者,我也是幸运的,因为深知这一切的不易而倍加珍惜。六年的风雨同舟,让ICSS与我心手相依,再不可分。希望我们都能够在不断的发展中保有最初的纯粹,在这个精致理性的时代,坚守良善之心,求索学术之路。

成果简介

        为什么会有“替天行道”的惩罚者?


        “合作行为的演化”被《科学》杂志誉为世纪难题之一。合作需要每个人做出贡献,共享成果,但总有人不做贡献却分享合作成果,即“搭便车”。对每个人来说,在合作中搭便车是最有利的,因此没人愿意做出贡献,合作因而瓦解,这被称为“一阶社会困境”。对搭便车行为进行惩罚是一种维持合作的有效方式,但惩罚费时费力,还会被打击报复,因此更有利的做法是只贡献不惩罚,合作仍然难以维系,这被称为“二阶社会困境”。如何化解二阶社会困境一直以来是经济学、社会学、人类学等社会学科关注的焦点问题。我们的研究为解决二阶社会困境提供了一种简单有效的全新理论。我们发现,合作的一个关键特征是规模报酬递增,即随着合作人数的增加,每个人能得到的好处也越来越多。此时,演化的动态过程能够消除惩罚的劣势,让实施惩罚的人数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,从而抑制了搭便车行为。我们以马尔科夫过程和蒙特卡罗方法为基础,构建了人类合作演化的数理模型和计算机仿真模型。数理和仿真结果都印证了我们的理论,并表现出了高度的稳定性:当合作的规模报酬递减或不变时,群体被搭便车行为所占据,合作无法达成;当规模报酬递增时,群体成员基本上都采取了惩罚或贡献的行为,合作得以维系,且合作的稳定性随着规模报酬强度的增加而增加。我们的研究成果得到了美国著名人类学家罗伯特·博伊德的肯定,发表于《Scientific Reports》,在投稿过程中获得了审稿人的高度评价。

实验结果